photo 據了解,逝世的九堀寬都會在老家的房間內,把工作帶回家並透過電腦加班處理直至深夜=攝於2019年10月7日(榊原謙)

  九堀寬逝世後,其現年43歲的姊姊瀨川祥子在遺物中發現了他寫下的社團活動紀錄。弟弟一絲不苟的字跡,記載著放學後及週末的練習時間。這成了長時間勞動的詳細證據。從家中電腦等處,也發現了大量帶回家製作的行政文件。瀨川表示:「弟弟的死並非任性行事。再這樣下去只會讓他無法瞑目。」

  瀨川辭掉工作後,四處拜訪弟弟的同事與朋友。許多人都證實當時的九堀深陷煩惱變得憔悴不已。2011年,家人申請了公務災害認定。

  然而,判斷地方公務員的自殺是否歸為過勞死的災害補償基金縣分部,在2017年駁回了申請。家人以對這項處分感到不服為由,要求同縣分部的審查會進行審查。

  審查會將與棒球社相關的加班、縣高中棒球聯盟的相關業務、工作前的準備以及在家工作時間等的部分也按照加班計算,認定九堀的工作模式為「符合每個月加班80小時以上」的長時間勞動。並以「就任棒球社教練後的相關業務帶來精神壓力,在惡行循環下使得精神疾病病發以至於其自殺」為由,將九堀的自殺總結為公務災害。當時正值九堀逝世第10年的忌日前不久。

  「排山倒海的社團活動及工作壓力一波又一波,才會沒有時間去重新調整身心狀態。」瀨川認為是此番情況將弟弟逼上絕路。她主張表示:「老師應該要能夠游刃有餘地工作。希望再也不要有人像弟弟一樣想不開。」

  而瀨川認為,的確有必要徹底地重新評估教員工作的應有模式。

  • Lin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