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oto 繭居的男性在自己房間內使用智慧型手機=攝於7月3日(田邊拓也)

  「你以後要怎麼辦?」對於住在千葉縣、繭居於家中的50歲男性,其母不時也會因憂心兒子的將來而如此詢問。其實他本身也有在努力,例如去散步以維持體力,或是定期前往身心障礙者的活動場所等,但都看不見任何展望。

  該名男性會在母親節時,送最重要的母親康乃馨。但在百貨公司等看到「父親節特賣」時,就會猛然想到自己不是父親、也無法成為父親,而忍不住眼泛淚光。他已經放棄了,因為覺得自己無法脫離時薪制且不安定的非正職工作,所以無法成家。

  要是哪一天,母親不在了一一。不敢想像的未來,卻也一直都停留在他的腦海裡。「除了老年孤苦無依的寂寞之外,也有失去母親年金等現實上的不安。」

  根據內閣府的推算,40~64歲的「中高年繭居族」在全國有61萬3000人。與雙親同住的35~54歲未婚者中,可能因失業等因素而仰賴雙親提供基礎生活的人,據2016年當時的推算已超過80萬人。

  去年4月,有1名年約75~79歲、罹患末期癌症的男性患者,被送往群馬縣的前橋協立醫院緊急住院。

  他在便利商店買東西時突然無法動彈,因而被救護車送到醫院。肺癌病況已加重且轉移至其他部位,就連要動手術都相當困難。儘管如此,該名男性當初卻只是邊忍著疼痛,邊向醫護人員表示:「我沒有錢可住院。」

  男性獨自居住也沒有家人可以依靠,每個月的年金為10萬日圓(約合新台幣3萬元)。付了房租後似乎就處於拮据的生活狀態,身上所持現金與存款加起來的總財產約8萬日圓(約合新台幣2萬4000元)。他其實在數個月前,就已經因各種症狀而感到痛苦不已。

  該名男性後來利用前橋協立醫院目前所實施、減免清寒者醫療費的「免費低額診療」制度來接受治療。雖然食慾不振,卻也在醫院裡看似美味地吃著他喜歡的冰棒「嘎哩嘎哩君」。

  「原來就算沒有錢,也可以來就診啊。如果能早一點來就好了。因為我忍耐了好久啊......」坐在病床上的男性如此喃喃自語。而在住院26天之後,他便不幸撒手人寰。

  • Lin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