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oto 3年前辭去工作,成為了繭居狀態的男性。針對自身體驗過的非正職僱用問題等,他透過智慧型手機投稿報紙,並表示這是他「活著的證明」=攝於7月3日(田邊拓也)

  「我長久以來都是非正職員工。盡是在做一些會對身體造成負擔的工作,不管多麼努力月薪也到不了20萬日圓(約合新台幣5萬8800元)。結果就是不斷地在換工作。而且後來我得了精神疾病,變得繭居在家裡。」

  日前,《朝日新聞》收到了1篇開頭如上的投稿。寄件人是來自1名住在千葉縣的50歲男性。文中還寫到,投稿報紙是目前唯一能讓他感到活著的證明。

  記者因此前往該名男性的自家拜訪。他的住處位於幹道邊,是屋齡超過20年的木造民宅。與70多歲母親2人同住的他,生活空間就是自己位在2樓的房間。而從房間的窗戶,隱約可聽見過往來車的聲音。書櫃上則放了與「非正職員工」、「轉職」相關的書籍。

  「棲身之處只有自己的家。我也知道隨著年紀越大,就會越難找工作。大概也結不成婚了吧。想到今後甚至是老年的生活,就讓我痛苦不已。」在這個8張榻榻米大小的房間裡,男性咬牙忍耐著自我否定的想法與對將來的不安。

  大學畢業後,該名男性也曾獲聘為正職員工,但卻因為人際關係上的問題等而辭職。35歲之後的10年間,他都是持續從事看護或保全等非正職的工作,曾待過的公司也達到10間以上。抱持著「想成為正職員工然後成家」的想法,雖然投過無數次履歷,但卻沒有任何公司找他去面試。3年前罹患心理疾病後,他成了繭居在家的狀態。現在也持續在接受治療,只能靠母親的年金與自己的障礙年金過活。

  「我希望政府能多增加一些安定的工作,而不是打工。就算薪水不高,只要還能夠工作,對於老年生活的不安也會消失。」

  現今的非正職僱用人數,在2018年為2120萬人。相較於10年前約增加了350萬人,直逼就業人口的4成。該不會永遠無法脫離不穩定的僱用與社會上的孤立,就這樣直到終老吧。懷抱著如此苦悶的「老年不安」而生存的人,似乎早已不能說是例外。


  ※未完待續,㊦篇將於明日刊出※

  • Lin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