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oto 富松大貴的父親‧幹夫(右)與母親‧貴子召開記者會=攝於6月4日(前田朱莉亞)

  根據富松大貴現年60歲的父親‧幹夫透露,大貴從京都府內的大學畢業後,因為「想為老鄉發揮一己之力」而選擇報考大分縣政府職員的錄用考試並順利合格。他當時曾希望能盡力幫助接受生活保護(地方政府提供給低收入戶等貧戶的社會福利)的家庭。

  大貴的父親表示:「他是個責任感比別人強、無法婉拒工作的孩子。」並接著說道:「我的孩子在孤立無援中寂寞死去實在太過可憐。」

  在大分縣內,有1名2015年逝世的男性職員(當時34歲)在2017年12月被認定其死亡屬於公務災害。由於根據這名男性所申報的加班時間,與職場電腦的開關機時間存有懸殊落差,於是縣府在去年8月導入了能夠記錄並管理電腦開關機時間的新系統。

  按照大貴逝世當時的流程,職員在加班時須事先向上司申報並取得同意,接著於隔天報告實際加班時間後,再由上司輸入系統紀錄。而縣方掌握到的大貴加班時間與電腦開關機時間,每月最多存有100個小時以上的落差。

  根據縣方從電腦紀錄中算出並提供給遺屬的加班時間顯示,大貴逝世前3個月的加班時間分別為:2018年3月10日至4月9日約88小時、4月10日至5月9日約136小時、5月10日至6月9日約114小時。而另一方面,大貴事先報告、再由上司事後確認的加班時間,對照之下則分別為6小時30分鐘、31小時,以及40小時30分鐘。

  大分縣知事廣瀬勝貞在6月3日的例行記者會上表示:「在推動改革工作方式之際發生這起事件。真的很令人遺憾且抱歉。希望能夠確實地去處理。」

  • Lin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