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oto 西村玲的研究資料=攝於3月15日(小宮山亮磨)

  儘管締造出卓越的研究成果且備受外界期待,卻在求職時吃了多所大學的閉門羹。走投無路之下,她選擇在43歲那年走上絕路。

  長年來鑽研日本佛教的西村玲,在2016年2月撒手人寰。

  她在2004年取得文學博士學位後,2005年獲選為日本學術振興會的特別研究員,每月可支領45萬日圓(約合新台幣12萬5000元)的獎勵金。

  她在老家與父母一同生活,並致力鑽研學問。集結研究成果的首本著作獲得了肯定,在2009年度(2009年4月至2010年3月)接連獲得專為年輕研究者設置的獎項。恩師回顧當時表示:「幾乎可說是一枝獨秀,陸續締造成果。」

  然而,特別研究員的任期為3年,在卸任後,她便一直過著拮据的生活。

  食衣住行仰賴父母。研究費則靠著約聘講師與兼職的薪水來支撐。希望能從事研究職而向20幾所大學投了履歷表,得到的回覆卻總是「抱歉無法滿足您的期望」。有些退回的資料,甚至毫無開封過的痕跡。

  一直找不到穩定的工作,加上父母逐漸年邁。2014年她為了擺脫窘境,決定與網路上結識的男性結婚。然而,同居生活不久便出現破綻。

  ※未完待續,下篇將於明日刊出。

  • Lin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