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oto 曾擔任實習生的越南籍女性與日籍丈夫一起吃晚餐,她一邊哄著生後6個月的孩子=攝於2月19日(上田潤)

  失聯實習生逃脫後,就待在愛知縣內的租屋處,與其他2名越南籍女性一起生活。

  居住的房間內有縫紉機,而友人承接了車椅套縫製的工作,她便以此維生。件數多的時候收入可達將近20萬日圓(約合新台幣5萬5000元),最後花了3年還完債款。那時她常常感到不安,擔心會因為非法居留而被逮捕。

  2017年春天,她透過朋友介紹,認識了1名喜歡亞洲旅遊的日籍男性。

  男性任職於營建相關公司。在認識幾個月後,友人告知他女性為非法居留身分。「我一開始認為非法居留很不像話,覺得怎麼為了錢做到這種地步。但是,聽了她的敘述之後,覺得她好可憐,無法置之不理。」

  認識1年後,2人在2018年5月結婚。女性當時已懷孕,丈夫陪同她前往名古屋入國管理局,自行到案坦承非法居留,並提出申請希望認可其日籍人士配偶身分的居留資格。

  2018年12月,女性遭判定為強制遣返對象,但之後提出的異議申訴獲得認可,以日籍人士配偶身分取得期限1年的特別居留資格。屆時到期還可申請居留期間的展延。

  「非常幸福。我拿到護照、居留簽證了。不用擔心了。」現在一家3口居住在岐阜縣的女性,露出了柔和的表情。

  女性任職的縫紉公司社長在接受《朝日新聞》的採訪時批評:「(越南籍實習生)他們根本沒有想提升自己技術的意願,只是來賺錢而已。賺不了錢就逃跑。」針對女性陳述的長時間勞動情形,他也反駁:「我沒有要求他們要工作到很晚,給他們的工作量也都是可在固定工時內完成的範圍。是他們自己要加班的吧。」

  仲介女性到縫紉公司工作的監理團體,在提交給向入國管理局的失聯相關報告書中,有如此記述:「唯一可推測的失聯理由,應是因(女性)與外界資訊交流時,被巧言誘騙所致。」對於女性在接受採訪時陳訴的嚴苛工作環境,則完全沒有提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