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oto 首次飛行前拍攝紀念照的鈴木諒與父親隆雄(由鈴木諒提供)

  日本航空3005號、從成田出發飛往大阪伊丹的班機,正在關東地區上空8500公尺處順利飛行。

  「Tokyo control、flight level 280」

  「Roger」
  
  現年32歲的副機師鈴木諒,在駕駛艙中與管制員以無線電通話。

  4月9日,這天是鈴木的首次飛行。制服的口袋裡,裝著在45歲時過世的母親裕子的照片。

  「白癡」、「你很煩耶」。母親是在鈴木高中2年級時倒下,當時他正處於沒有理由就反抗父母的叛逆期。他在前往京都的畢業旅行途中接獲消息,立即搭乘夜車返回秋田的老家,但母親卻沒有恢復意識。病因是蜘蛛膜下腔出血。

好想跟母親道歉。告訴她我並不討厭妳……鈴木懊悔不已。而在東京當重考生時,鈴木接到了父親的聯絡,要他回去參加母親的法事。從福井的寺廟返回的班機上,映入鈴木眼簾的是一片萬里無雲的藍天。他被那時的海岸線與山脈稜線之美給深深吸引,從此立志要當機師。

  過去曾是照護職員的母親就算是值完夜班之後,也會去鈴木的社團活動為他加油。即便身體不舒服,依然從未間斷地替他做便當。而鈴木出社會後,只要在重要的日子,都會把母親的照片帶在身上。

  3005號班機從成田機場起飛後,約過了20分鐘。

  「這裡是駕駛艙,我是副機長鈴木,在此向大家問好。」

  坐在最後一排走道旁的1名男性聽到機內的廣播,匆忙拿起數位相機按下了錄影按鍵。他是鈴木現年61歲的父親鈴木隆雄。而旁邊靠窗的座位上則是放著1個紙袋。

  「天候狀況大致良好」、「希望大家能悠閒享受這趟短暫的空中旅程」

  廣播結束後,隆雄從紙袋中取出用布巾包好的相框,並將它靠近窗戶。

  視線下方,富士山被染白的山峰清晰可見,原來隆雄也把裕子的照片帶到機內了。

  當天夜晚,隆雄的手機響起。

  喂?爸,今天謝謝你。不知道媽媽是不是也會為我高興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