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童母親的審判則在5月29日開始。女性再次主張是男性交往對象主導整起虐待事件。另外,針對監護人遺棄致死罪,則辯稱「不知道為什麼會死」。

  女性的被告應訊環節。

  律師:「女兒是什麼樣的性格?」

  女性:「能吃、能睡、我行我素,是個會考慮別人感受的孩子。」

  律師:「妳喜歡她哪些地方?」

  女性:「津津有味地吃著我做的料理,和我說最喜歡媽媽,以及她體諒人的地方。」

  律師:「關於虐待,妳怎麼想?」

  女性:「我覺得很可憐。」

  律師:「沒有想過要阻止嗎?」

  女性:「沒能阻止。因為想說如果和他分開,就沒有地方可以去了。」

  律師:「1月8日晚間,發生什麼事?」

  女性:「從浴室傳出他的怒吼聲,之後只見他1人從浴室出來。我去看一下情況,並叫女兒說:『爸爸說幫我擦身體』,女兒便說:『你對爸爸幫我擦身體』,但他卻說:『我聽不到』。」

  律師:「為什麼沒有讓女兒(從浴室)出來?」

  女性:「如果隨便讓她出來讓他不高興,我會很麻煩。」

  檢察官:「妳和男性的立場不同吧。」

  女性:「我是她的母親。」

  檢察官:「為什麼事情會演變成這樣?」

  女性:「全部的事情都讓我不安,不停地想著,如果和他分開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,所以盡量不和他吵架、不分手、不被討厭。」

  檢察官:「妳的反省文中寫著『沒能救下女兒』,指的是什麼?」

  女性:「指虐待一事,也就是從他的手中。」

  檢察官:「妳也曾拜託他虐待女兒。」

  女性:「是的。」

  檢察官:「妳是不是認為都是男性的錯?」

  女性:「我沒有這樣想。」

  在最後意見陳述中,母親道歉表示:「讓女兒留下痛苦的回憶。」

  6月15日,宣讀女性的判決。判決針對供述和反省文批判:「不斷強調都是男性責任的態度」、「實在是無法認定她有正視自身的重大罪行」,並認為「身為母親,最應該保護被害人,應盡到的責任義務也遠遠大過於男性」,判處比男性還重的刑責,即檢察官求處13年的有期徒刑,判決就此定讞。

  在女性的判決定讞後,裁判員接受媒體的採訪。

  30多歲的女性表示:「女童好可憐,原本應該穿著漂亮的衣服、交好多朋友、交男朋友,這樣的人生在等著她,但卻被家長親手奪走,這種事情根本就不應該發生。」另外,40多歲的男性則表示:「我認為,(女童的)家長本人並沒有了解到生命的可貴之處。」